首页演艺—正文
贾平凹女儿的诗可以批,但别因身份而预设立场
2021年02月02日 10:51 来源:新京报

  贾平凹女儿的诗可以批,但别因身份而预设立场

  ■ 观察家

  对贾浅浅的攻击,并不是什么诗歌批评或评论,而是典型的网络传播。

  在多个场合,贾平凹都曾说过,他并不鼓励女儿贾浅浅写诗。他希望她能当一个普通人,“文坛上山高水远,风来雨去,人活得太累,并且我极不爱听文二代之说,这样的帽子很容易被戴上,既丑陋,又硌得脑袋疼”。

  现在看来,其直觉惊人的“准确”。就在这几天,贾浅浅的诗遭受了不少非议,再加上“贾平凹之女”的身份标签,愈发有解读空间。

  去年1月,贾浅浅的诗集《椰子里的内陆湖》就出版了,却在这两天火起来,网友似乎从中找到了某些把柄,借机对其攻瑕索垢——

  晴晴喊/妹妹在我床上拉屎呢/等我们跑去/朗朗已经镇定自若地/手捏一块屎/从床上下来了/那样子像一个归来的王 ——《朗朗》

  其实,这首诗写的是自己小女儿的日常,如果你是一个父母,看到这样的场景,肯定不会恶心想吐,只会觉得好笑。而人们用“便便”“粑粑”这样的词来形容孩子的排泄物,本身就是“诗化”。这首诗的结尾,其实也隐含着对“归来的王”这类鸡汤化词汇的嘲讽。

  诗无定诂,现代诗更是无定形。可不少人拿“浅浅体”来嘲讽,认为这种不入流的字眼写进诗歌,玷污了诗歌和汉语的纯洁。事实上,贾浅浅的诗集《椰子里的内陆湖》里,有不少都是严肃的诗歌,也不像网友揶揄的那样“浅”。比如这首——

  有些海水被系在了椰子里/成为安静的内陆湖/它拒绝参与时光的扎染/像古文中的宾语前置/你只能垂手站立/仰望于它 ——《椰子》

  诗歌作为语言艺术,一大使命就是其探索性,引人思考。而内容表达与文本选择不回避“接地气”的一面,也是很多现代诗的特质。某种程度上,对贾浅浅的攻击,并非诗歌批评或评论,而是典型的网络传播,用一个俗语来说,就是“带节奏”。

  对贾浅浅的诗质疑的另外一个原因,是其身份。这就是贾平凹之前的忧虑。许多网民在嘲讽贾浅浅的同时,也在借机嘲讽贾平凹。

  从报道看,早在2001年,贾平凹就曾担任西北大学硕士研究生导师;十几年后,贾浅浅在相关学院任教,还曾发表研究父亲的论文,这些关联很难不引发舆论置喙。对贾浅浅来说,这是她必须承受的东西,而对于个中合理的质疑,她也许还有必要出来做出澳门金沙网址解释。

  借“贾平凹之女”身份发挥并非不可,但也不能没有边界。现在很多网友对贾浅浅的质疑,是基于想象出来的“猫腻论”“内幕说”。但摘取诗歌片段加以非议,很难为立场先行下的脑补结论提供支撑,也更像是为黑而黑。

  没错,对于诗歌,可以有很多主观的评价标准。但不管怎么说,评价标准宜“就诗论诗”——至少,是用诗的标准来评价诗本身。那种断章取义的评价,才是真的“浅”。

  □张丰(媒体人)

中新网·澳门金沙官网版权及免责声明